暗寸

曾說知識重要,最少它能讓人懂得自己有什麼是不懂的。

有東西不懂其實很平常,並沒有問題,裝懂才真的出事。沒有人樣樣都會,事事皆能,但知識底子較厚的大都不介意承認自己對某些學問並無認識,因為他們自知有其範疇,並不需要裝作懂得其他,去維護自己的自專心。

當然不是說只有專家才能發言,但喜「扮代表」的,總多是知識貧乏的人。有如少年總愛認老成,年紀大的反喜作青春打扮。可笑的是,他們大多時候給人家「寸」了還是會懵然不知。

蔡子強曾引述,當年彭定康曾形容曾蔭權 “talkative”;,從字面解釋便是「能說善道」,又或者是「多言」。不過原來可能另有所指。英國作家 John Bunyan 的小說 〔Pilgrim’s Progress〕中,主角 Christian 找尋天國,其中有一個叫 Talkative 的人,亦聲稱自己也正在尋找天國。於是此子與主角一起上路。但 Talkative 原來只是「得把口」,聲稱自己是虔誠信徒,但最後快快退縮,不肯共赴患難的人。作者用 Talkative 來諷刺那些 “plenty of truth in his head but none in his heart” 的人。

這等「暗寸」,程度之高已不是我輩凡夫俗子所能聽得明白。看來知識除了可以讓人有能力知道,亦有氣魄去承認自己有什麼不懂之外,還能讓人知道何時被「寸」了,免得被「寸」後還沾沾自喜,丟人現眼。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