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

太古地產早先向城規會申請增加其在半山西摩道的一個住宅項目的地積比率被拒後,遂向法庭申請司法覆核,上星期獲高院判決勝訴,按其申請將比率由五倍增至九倍。

這裁定引起各方反應,尤其是環保規劃界人士,認為法庭不應以一人之見而推反城規會及上訴委員會,最少也應該發還重審,由業內專業去決定。

先不說法庭應否如此決定,而看看背後其所表達的一個現象。

人總是主觀的,或多點或少些,卻無可能完全客觀。

主觀者,便是以一己之識見經驗去看事物,儘量客觀只是儘量抽身,看的結果還是自己。

專業者,便是當一個人的識見經驗,在某一學問知識要來得比常人多,而達至一公認的程度。

專業人士在本身專業裡自然會更主觀,說到底,他們出賣的正是這種主觀意見,所謂有骨氣的專業人士就正正是堅持本身事業的主觀,而不屈服在客人的「客」觀下罷。

當兩個不同的專業碰在一起的時候,衝突自在所難免。

最典型的例子可能便是會計師與律師了,他們碰頭的機會較多,常聽到會計師總會怪律師,何不把某一交易轉轉模式,那當工作到他們手時,客戶便可節省多少的稅務支出了;律師亦會認為會計師只著重稅務問題而忽略了整個交易的合法性。這或者可以稱為專業自大,又可以是專業歧視。

其他專業亦如是,如建築師總目空一切、廚師老吃不下別人做的菜餚、電腦人常不問情由把你的電腦弄得面目全非……

專業其實便是分工,各人有自身的責任。

再者,若在考慮其他專業因素而令自己的工作出問題時,那可是專業失當了。

記得在一套舊影片「流氓醫生」裡,一個劫匪被流彈打中,彈頭留在頭骨。當時得令的大醫生將此為學習個案跟學生討論,最後他建議,因為彈頭乃警方證物,不應損壞,只好將圍著彈頭的頭骨整片切下,既救人又可保存證物,可惜的是,病人從此會有不停流鼻水的後遺症。流氓醫生也被迫說出他的看法,認為可以用乾冰令彈頭收縮,以便挾出,學生問道:「那不就損壞了證物嗎?」流氓醫生答:「我們是醫生,醫生的責任就是用最好的方法去救人,警方的事嘛,就由警方去『驚慌』吧。」

回看該判決,法庭做是便是依照法理去決定手上的個案,交通景觀什麼的確不是,亦不該由他去考慮;甚至可能在他心中,公平原則比景觀更為重要,既然左右的地盤獲城規會批準,在公平原則下只好也批準這申請了。

當然環境專業的論據也有其道理,但各專業自有其著眼點,衝突免不了。

至於說道應發還重審,白一點便等如說:「這個你不懂,還是由我來吧。」這仍是專業歧視。法庭一向接受專家意見,在醫療失當的案件中最為常見,而在各專業界別亦一向有各自的監察機構把關。但我們總不能把規劃的法律問題交給規劃界去決定,會計的法律問題交給會計界,電腦的法律問題交給電腦界……

人還是會主觀下去,有不同的看法,世事才有趣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