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片:對未來的不安

史提芬史匹堡又將有一套科幻片【變形金鋼 Transformer】上映了,看來跟上次的【強戰世界 War of the Worlds】一樣,說的又是來自外星高科技機械入侵者,只是今次的機械人比之前更高科技兼可隨意變身,還好像有兩個,一忠一奸。看到介紹時心想:「史匹堡甚麼搞的,是老了罷,甚麼今時今日還在拍這個爛題材,還一拍兩套呢?」

但試回想以住的科幻片,卻有個有趣的發現。

初期的科幻片,外星人都被想像成怪物。像1951年的【The Thing From Another World】和1956年的【Invasion of the Body Snatchers】等,它們不是外星人,而是外星thing。與其看作科幻片,不如將之分類為驚悸片更合適。科技令人類知道了更多,亦知道了有更多的不可知的,對不可知產生了強烈的不安。

史匹堡的第一部科幻片應該【第三類接觸 Close Encounters of the Third Kind】拍於1977年,戲裡人類以五個音符試圖跟外星人溝通,那時的外星人是沒有惡意的。1982年的【ET】和1984年的【小魔怪 Gremlins】更進一步,外星人變得友善可愛,還做了地球人的朋友。人對不明的事物恐懼減退了,對科技重拾信心,甚至有點自滿。外星人被寵物化了。

當然,恐懼還是存在的,我們有1979的【異形 Alien】和1984年的【未來戰士 The Terminator】。而且恐懼還與日俱增,1996年 的【天煞地球反擊戰 Independence Day】,外星人又變回入侵者,但不同的是,這是個矛盾的時期,人對科技既恐懼又寄與信心,我們最終還是能以高科技武器擊敗外星人。

這或反映了在工業革命後,人對科技進步的一種心態上的改變,由寄與無限信任憧憬到心生恐懼,經過兩次世界大戰,看到科技的應用於武器上,尤其在看到原子彈前威力後,科技不再是改善生活的工具,而是殺人的手段。未來不再在掌握之中,我們從現代主義走進了後現代主義的時代。

這時期開始科幻片多把未來被想像成廢墟,只有破爛的高樓大廈,陽光樹木則只可從書本上才看得見。像1982年的【銀翼殺手 Blade Runner】,今次令人不安的科技則是基因工程。人類終於醒覺,在未來等著我們的敵人原來並不是外星人,而是人類自己。1999 到 2003 年的三部【卄二世紀殺人網絡 Matrix】更進一步,地球的主宰不再是人類,而是人類製造出來改善生活的電腦。人淪為發電的工具。所有人都以為自己還活著,卻其實都是電腦在人腦中製造的假像。

2002年的【未來報告 Minority Report】,是一部現代版【1984】,Big Brother 永遠用高科技在看著我們的一舉一動。人只感到對未來的無能為力。

史匹堡近期的兩套作品,或者只是一種心態的延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