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科

一位前報紙主筆說道,以前當作家,到歐美日本時,眾人在聽到其職業都肅然起敬,回到中國人的地方,身價便低了一截;如今搞金融,凡到中國人之處皆得艷羡目光,反而到了外國則被視若無睹。

友人也說,建樓的則師地位比設計整個城市環境發展的規劃師來得要高。

以前在澳洲大學選科時,當提及可能會考慮報讀會計而放棄哲學時,眾人同聲反對,不希望我讀「這種」學科。在他們眼中,商科是給「一般人」讀的,承蒙錯愛,師友皆覺得不要「浪費」自己去讀會計。或文學藝術,或天文歷史,總之就不要是商科。最終當然還是選了哲學。而現在修法律,遇到別人對之前後的反應,跟那報紙主筆實大同小異。

有時真的不明白,何以千多年來一向重文輕商的中國人轉變得這麼快這麼大。或者在這許多國難之後,中國人忽然覺得,強大是需要金錢的。矯枉過正,人文學科和純科學,不單不再受專重,而甚至被輕視。不用說選了文科,試想想如果你讀醫卻走到非洲行醫而不在養和賺錢向上爬;讀法律不去大律師樓卻跑去免費幫人爭取權益,老父必啕然痛哭,大罵你這不肖子孫。

或者一天當中國真的強大富庶起來的時候,國人眼光會放遠一點,明白人之為人,皆因文化智慧,而非口袋裡的幾個銅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