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歧視

「你好,」一個聽來是中年婦人的聽眾致電電台的財經節目,「我想請問XXX這隻股票何時會升,應該什麼價位放?」
「這隻股票?你為何選這個買入?」主持人問。
「朋友說這隻好,利息高,所以便買入了,但卻見它沒有升,不知應否換貨。」
「你知道它息率是多少嗎?」
「朋友沒說,不高嗎?」
「那你又說息高?」
「朋友說的。」
「如果你要的是高息為何又擔心股價不升?」
「總想升了便賣了賺錢……嘻嘻。」
「賣了便沒有息可收了,你不是因為高息才買入的嗎?」
「我……嘻嘻」
主持人得勢可不饒人,說:「你知道它的業務是什麼嗎?」
「這個我便……我想……」
「哈,你知道它有什麼資產嗎?」
「我……」
「唉,X女仕,這並不是股票,它其實是一隻地產基金,你知道嗎?」
「……」

接下來主持人簡單分析了這基金,什麼剛上市了不久短期內應不會再注資,派息最快要半年後的事,等等。

「X女仕,下次做點工課吧。多謝你的來電,接著下一位是Y先生」

這主持人可能肉緊得過份了一點,不希望見到人盲目入市,輸掉身家無路訴,但態度卻不敢恭維。一種高高在上的教訓。

馬克斯當年說擁有資本的乃便是社會真正當權的人,剝削下層勞動工人;一些後馬克斯主義者稱將來決定社會分層的資本不再是金錢,而是知識。

或者今次節目主持人的表現可以看做「知識歧視」的一例吧。

「知識歧視」最常見於各個專業,知識愈來愈多也愈深,分門別類是有必要的,但擁有知識者卻不應濫用。教化跟欺壓原是不易分開。

如果我們每次去看醫生都被罵個狗血淋頭,便沒有人再去求醫了。

書本上說,法庭上最可怕的不是對方律師,不是法宮,也不是陪審團,而是已方的證人,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他會在庭上說些什麼。這本身已有一種身份高下對立的味道了。當然,證人從常識的角度去猜應說不應說什麼,他又怎會知道某一句話在法律上有重要性呢。

撫心自問,崇尚民主,不忍見百姓心中奴性作遂,只愛清官好皇帝而不想自己當家,但這是否又是別一種強人所難?

我一向認為知識重要,問題可能是知識有如金錢,擁有後能令人更加開放心靈的少,目空一切的多。原意或者是好的,但卻難免有時強人所難,把一已喜好加於人上。

西洋成語有云:「無知是福」,我們也有句「難得胡塗」。或無禮自高,卻是警言。大家無求、不思考,快快樂樂過一生。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