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近來時興說保育,「可持續發展」成了一個百搭的標準。關於舊區的重建,社會上有很多不同的聲音,而事實上香港一貫的經濟主導發展模式對有地方特色的一些舊社區做成不可彌保的破壞。
 
觀塘區在未來十數年將被翻天覆地的重建,因為需要吸引財團的關係,該區的地積比率必須提高,而極富地方色彩的裕民坊或會變成另一個時代廣場。
 
灣仔更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喜帖街、藍屋、太原街等,它們或者破舊,但都標誌著獨特歷史的見証,拆一座便少一座。就是一些被保留下來的也已經沒有一點生命。為此學界極力反對。業界和區議會亦加入戰圈,促政府儘量以翻新舊樓的方法去保留這區的特色。
 
有趣的是,兩區的居民卻希望政府儘快落實重建。這裡的大廈實在太舊了。他們的居住環境極差,治安也不好,當他們知道重建時直有守得雪開見月明之嘆。
 
其實當我們嚷著要保衛社區文化的同時,是否也應該了解一下需要每天與老鼠為鄰的居民的感受?我們可以有心情的時候才去領略一下,然後回到自己的安樂窠。他們卻沒有選擇。
 
如何取得平衡可能才是最重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