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律師其實是一門很奇怪的專業。

以前讀法律,學的是法律本身,法律條文、案例、判詞、演變;亦要學懂一大串法律專有名詞,再加一大串老不丟牙的拉丁文。這還不止,我們現在開始要學用「法律的觀點」去看事物。像一般商科生也明白的所謂 Offer and Acceptance 呀,consideration 呀,還有 Criminal Law 裡面的 Actus Reus 和 Mens Rea,Intention 與 Recklessness 的分別呀,到那些沒有人真的會弄得明白的信託概念……

那時真的覺得有點優越感。沒有人懂得你在說什麼,而又每一個人都有興趣知多一點,偶爾加上一兩句想當然耳的說話又往往是錯的;到解釋過後又只能木然點頭,連連稱是。真有快感。

現在讀實務,學程序,忽然發現,法律本身再不是那麼重要。

當我將法律和其他專業比較的時候便有個有趣的發現。

醫生學習人體的運作;工程師和建築師需要掌握環境、物理、材料、光線、空間等的特性關係。他們的專業都要對客觀的自然現象有一定的認識和駕御。這跟律師確實有點不同。

法律本身就是人創的,法例如比,案例更是由特定的法官在特定的時間對特定的法例所作特定的解釋。不同的法官會有不同的意見,就是同一個法官也可以在不同的時候改變其決定。

讀程序,發覺真實的情況更甚。事實上大約只有百分之三到四的 cases 會去到法庭,絕大部份的案件都會在冗長而昂貴的法律程序中沉沒,而這些複雜的程序當然是人們創作出來的,和客觀自然拈不上半點邊兒。

就是以前讀哲學,雖或虛無,攪的學問卻仍然是生命的本質,真相的探求,依然是客觀世界的一種認知。

會計師可能也是一門人為的專業,但至少他們只有一套規則,律師卻有兩套。不論你是誰,這兩套法則都影響著你。

難怪馬克思說法律只是當權者管治的手段。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